F.Silva

冷CP战斗机

这个脑洞,完全是因为动画片的结局太毒了

有人注意到第十二期踩气球的时候!韩东君第一下是想要公主抱赤赤的吗!!!虽然被赤赤转身躲开了!根本停不下来啊!一直在回放这段!!

这是赌约Honey跟Uno的故事(原来那篇被删了;-),配图再放一次(图中是后续配对honey/Uno,斜线有意义),希望这次不会再……
honey0382在Torowa0303怂恿下跟Uno比试飞镖获胜后……大概

“所以说,我干吗要跟那个混蛋比试飞镖啊!”Uno崩溃地朝Jyugo吼叫,生气地拽着手里的衣服。
“是Uno自己要赌的啊。”Jyugo慢悠悠地说,“谁让你一被挑衅就……”
“还不是Jyugo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啊!”
“哎?我哪有!”Jyugo反驳道,“是你先取笑Honey他们的呀!说什么把散发的梁认成女孩子……”
“那……那你也别用坚定的语气赞同他们啊!”Uno依旧怒气满满。
“我说的是事实嘛。”Jyugo一脸无辜,“Uno披着头发的时候也超级像女孩子的啊!”
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?Uno盯着手里的衣服叹了口气。“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东西……明明Jyugo和Niko才更适合这种装扮……”
“不要抱怨啦,Uno。说好输的那方要答应胜者任意一个要求。”Jyugo接过他手上的衣服,试图帮他穿上。“况且我跟Niko是绝对不会穿裙子的!”
“为什么是我呢……”Uno带着哭腔,“还有这个可怕的……”他嫌弃地拎起一条粉色的内裤。“这是女式内裤吧?那个混蛋!还有蕾丝……那家伙到底在哪弄到这种东西的?”
“托稚警官帮我们买的哦,用我们赚来的工资。”Torowa的声音适时地响起,“你还没换好吗,Uno?”
“闭嘴!”Uno朝外吼道。
“赌输了可要遵守诺言。”Torowa温柔地威胁道,“如果反悔了,那就不帅气了哦,Uno。”
“知……知道了……”
“你在磨磨蹭蹭什么!”Honey忍不住咆哮,他正坐在台球桌边,拿球杆猛戳地面,似乎恨不得将球杆扔过来。“是男人就爽快一点!”
“又不是你来穿!”Uno的尖叫声从临时搭建的更衣室传出,惹得布帘都剧烈抖动了下。
“帘子要掉了哦,Uno~”Torowa提醒道。
“算啦,Uno。赶快穿上吧。男子汉要说话算话。”
“Jyugo……”
“记得把头发解散!”Torowa说,“Honey君也是的,明明是你自己提的要求,现在怎么装出讨厌的样子了?”
“磨磨唧唧的混蛋。”
“好啦,好啦……”Torowa安抚道。
却听Uno立即反驳:“这很羞耻的好嘛!混蛋!超级丢人的!”
“就让你换装演戏而已!有什么可害羞的!”Honey按捺不住烦躁的情绪,顿时跟他吵了起来。“你赶快穿好出来就行了!”
“你这个!变态家伙!”
“U……Uno!”Jyugo的惊呼声伴着布料撕扯的声音,紧接着嘭的一下,Uno抓着帘子趴在地上,似乎是被裙摆给绊倒了。而Jyugo则压在他身上,手还抓着对方腰部的拉链。
“怎么了你们?”Honey走近一看就愣在了原地。
“……裙子,太小了。”边上的Torowa瞬间指出了问题。“拉链似乎拉不上哎。”
“我能脱掉吗!”Uno犹如发现救星一般讨好道。“既然是道具坏了……后面的戏也不需要演了吧!”
“你有穿好胖次吗?”谁知Torowa来了这么一句。
“我……”还没等Uno想好如何回答,就被凶恶的大猩猩给打断了。
“你们几个!从刚刚开始!都在搞什么!”双六一踹开娱乐室的门,却立即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。“11号你怎么穿着裙子?还有15号你又在干吗?”
然后在Uno的哭诉下他明白了事情的大概。
“自己答应的事情就好好完成它啊。”
“可是……小一……”Uno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他打断。
“那我在这里盯着他们两个,他们绝对不敢做过分的事。”
“已经很过分了!”Uno气鼓鼓地回应着,连耳朵都开始泛红。
“你在害羞什么啊!”Honey不满地催促说,“快点!”
“Uno。”Jyugo扶他坐好,又扯了扯他的裙子,接着便伸手摘掉了他的帽子。“我要把辫子解开了。”
美丽的长发一下子铺散开来,遮住了Uno的整个后背。Uno也不管拉链的问题,直接死气沉沉地说好了。
“那就开始吧!”Torowa急忙打圆场,“Honey君也不要斤斤计较了。”
“美丽的小姐……啧!”Honey看着对面快把头埋到肚子的某人,连自己最拿手的搭讪词都说不出口。“你的脑袋是要掉了吗!快把头抬起来啊!”
Uno极不情愿地抬起来一点。
“真是麻烦死了!”Honey抱怨说,用不耐烦的语气讲完了后半句,他似乎也不想将这个玩笑进行下去。“能告诉我今天的胖次是什么颜色的吗?”
“粉……粉色。”Uno回答。
“那蕾丝的比例是……”或许是因为语气的不耐烦与厌恶,让Uno更加气愤。
“你自己看!”他没好气地说,虽然满脸通红但声音愤怒。说着他便站起来要掀裙子,这一招大家都没料到。
“Uno!”Jyugo刚想阻止却被小一抢先了一步。
只见双六一一手扣住Uno的腰将他拉到身边,一边教育说:“你们这群小鬼!是要在我面前玩限制级表演吗!啊?”
Uno抬头看了他一会儿才不甘心地道歉。殊不知刚刚那一幕有多么煽情。Uno的肤色原本就白,衬着金粉色的长发,若隐若现的锁骨,优美的颈部。他抬头看的时候,宛若一个邀吻的少女。Honey一时看呆了,竟忘了说话。
“三监的小鬼们,该回去了!还有你们两个!”

舔一下cade~感觉cade就是专门为擎天柱写的[奸笑]自从他遇到擎天柱,生活的重心就是擎天柱,全都是围绕擎天柱转的,所以变5的编剧为何硬生生要塞给他一个老婆,他明明有擎天柱了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安静的山神(荒东--飙速宅男)

简介:大概就是东堂fan club的妹子被一个不良看上了,然后妹子说喜欢东堂,不良就来找麻烦,荒北“英雄救美”的狗血故事。

“他真漂亮。”他听到有人在说,但却高兴不起来,反而觉得害怕。东堂困难地睁开一只眼睛,可突然的光线又让他立马闭上了。
“喂!你快把手电挪开!”这个声音他居然有些熟悉,可他的脑子一团糟,浑浑噩噩搜索不出重要信息。他只隐约记得自己似乎是被人打晕了……
光线减弱了些,有人在他的脑袋上摸索,摘下了他的发箍。
“喂!这么一看真像个女的!”好几个人哄笑起来,伴随着发箍掉落在地的声音,他感到肩膀被人捏住,后背靠上了某具温热的身体。
“就是因为这张脸吧!把女生们迷得神魂颠倒!”有人高声说着,“我的女神都不愿意理我了!都是因为这个家伙!”
“不止大哥一个啊!我们看上的妹子也都这样!”
东堂突然想起来这个声音了,曾经骚扰过他fanclub里的某个姑娘。那时他做了什么呢?上去警告对方离开那个女孩?可是头脑的混沌让他回忆不起来。
这时有人掰正了他的脑袋,捏住他的下巴。“快睁开眼啊!箱根的山神大人!”随之而来的是不轻不重的耳光。东堂软绵绵地睁开双眼,看到自己被几个人包围在中间。
“你们……你们要干什么……”他觉得浑身无力,连说话都有些费劲。
“这家伙,声音意外得很好听嘛!”背后的那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一边又说:“喂!多说点话啊!”
“比如,哥哥大人们求求你们放过我什么的!”其他人也开始起哄。
“……做梦!”东堂生气地回了句,可语气却不如他心想的那样强硬,果真是被下药了吗。
“喂!小子!对大哥们要尊敬!”立即有人对着他的腹部揍了几拳。
东堂痛苦地呻吟出声,想要反抗却使不出力。
“凭什么女生们都为你欢呼!”不良们顿时激动起来,似乎是因为东堂的痛呼,让他们变得更加兴奋。“对!要好好教训下这小子!”周围的不良们讨论起来,噪杂的声音让东堂越发疲倦。如果就这样睡着了…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……他咬牙坚持着,可还是抵不过药效。
就在他浑噩之际,突然有人掐住了他的脖子,呼吸的困难一下子让他清醒不少。
“不如划伤他的脸……”这个提议吓得他浑身冰凉,而颈部的收紧更让他痛苦。
“喂!你们在干什么?”这时仓库的门忽然被打开,颈部的桎梏也忽然消失了。东堂猛然间意识到这里是码头,是有人约他来这的。
说话的人他再熟悉不过,那痞子气的语调显然是荒北。他突然安心了。
“你是!”
“噢——你们在欺负人啊。”荒北晃动着手中的手机,“用这么低级的方法把人骗来,会上当的也只有东堂这个呆茄了。”
“大哥,”周围的小弟马上压低声音,“这小子不会喊了警察吧?”
“欺负我们箱根自行车部的队员,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了吗?”
“哼!区区一个人就敢放大话!”带头人看了一眼荒北的着装就毫不客气地大笑起来。“你只是碰巧经过了这里吧。”
“正好来点热身运动。”荒北将东堂的手机放到地上,摩拳擦掌地往他们走去。“东堂你也不要老装死,怎么这么窝囊等着我来救?”
可惜东堂对他的挑衅不做任何反应,荒北立刻意识到不对劲,东堂他太安静了。荒北不再说话,快速冲上去跟那几个不良们打了起来。打架对以前的荒北来说太平常了,现在虽然动作有些生硬对付这些小混混却也绰绰有余。他轻松解决掉了他们,一把拽过东堂。
“东堂?尽八?”荒北拍了拍东堂的脸,却得到对方睡眼朦胧的一声呻吟。他走近去踹了带头者几脚,问:“你们给他吃了什么东西?”
“是迷药!大哥!”那人立刻求饶。“我们只是想教训他一下,吓吓他而已!下次肯定不敢了!”
“是啊是啊!”倒在地上的不良们也一边呼痛一边附和。
“喂,你们这些白痴啊,去找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做做吧!”荒北背起东堂就离开了。不良们顿时长舒一口气,这位似乎是以前箱根学院那位打架超厉害的'狼'啊!原来他不做不良后是去了自行车部吗……这真是个可怕的学校……
因为背着东堂,荒北不得不推着车行走。这里离他们合宿的旅馆有些太远了,步行的话不知要花上多少时间。“被这种家伙骗,还真是笨蛋啊东堂。”荒北自顾自地说,东堂睡得很沉,回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和蹭在他脖子上的头发。“啊——忘记把这个呆茄的发箍给捡回来了!他不会生气吧……算了,再给他买一个新的……哎!不对啊!又不是我弄丢的!我为什么要送他个新的!”荒北越说越生气,干脆停下脚步将东堂放到了路边的公共椅子上。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出码头的仓库区了,时间已经是半夜,这四周人烟稀少连个鬼影都没。海风也愈发让人觉得寒冷,连睡梦中的东堂都打了个寒颤。
“啧,真是麻烦啊……”荒北又摸出东堂的手机拨了个号码。“喂,新开。”只能骚扰下那家伙了。
“哎?靖友你怎么在用尽八的手机?”
“噢,出了点事情……”
“什么!尽八他怎么了吗?”
“不要紧不要紧,那些小子已经被我摆平了。但是东堂这家伙睡得跟死猪一样,我没办法把他带回来,你能叫辆车来接他一下吗?”
“哎?”
荒北不想再听新开啰里八嗦地问东问西,话说得飞快。“到时候跟东堂报销车钱!这里是……”他报了地址就挂断电话,跟东堂靠在一起原地等待。
新开来的时候连荒北都快睡着了。他将东堂交给对方,自己骑车回去。或许是因为休息了一会儿补充了点体力,荒北骑得很快,又选了几条近路,到旅店的时候正巧看到新开下车。把东堂塞进车里是他两合作的成果,可一个人把睡着的人弄出来是有些困难。荒北刚想上前帮忙就看见新开把东堂抱了出来——公主抱。他顿时愣在那,直到的士走了新开才注意到他。
“哎?靖友骑得好快!”新开等着他放好车一起上楼,一边抱怨着,“尽八睡得太死了,怎么喊他都喊不醒。”
“药效太强了吧……”
“咦?什么……”
“明天我会跟你们解释的,好困啊真想睡觉。”
这时新开怀里的东堂突然喊了他的名字。“……荒北……”
“哎!尽八醒了吗!”新开欣喜地一看,发觉对方只是在说梦话。然后他立即将目标转向荒北。“他在叫你呢,靖友。“
“嗯?是在梦里感谢我吧!”
“哈哈哈,感觉你们晚上过得很愉快!”
“一点都不愉快好吗!”荒北回嘴道,“简直是麻烦死了!哎哎,把他交给我吧,他的房间在我边上我顺带把他带过去就好了,新开你就回房间吧不用特地上楼了。”
“好的,靖友。”新开说着将东堂放到了荒北的背上,“那我就先回房间了。晚安。”
“去吧去吧。”
第二天毫不意外的两人都感冒了。大家知道了事情后,对东堂进行了防范意识的教育顺便夸奖了机智的荒北。
“他们不会想着报复吗?”真波的疑问也是东堂的疑问,他显得有些担心。
“真是麻烦死了。”荒北揉乱了他的头发,“下次跟我走在一起不就好了?”
“咦?”真波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“你肯陪我爬坡?”东堂似乎没感觉到气氛的诡异。
“爬坡就爬坡!哼!呆茄!”荒北毫不示弱地骂了回去。

#有些没写进去的:*用来骗东堂的短信上写的是特地赶来合宿地点见东堂的迷妹,希望能见山神一面。*荒北是晚上出去骑车,于是什么都没带。*东堂出发前告诉了荒北他要赴约的事情,并嘲笑了荒北。所以荒北往码头骑本来是想找些东堂尴尬的场面来嘲笑他的。*荒北在码头捡到了东堂的手机看了里面的信息,后发现了仓库里的灯光才找到了东堂。*其实荒北很喜欢东堂。
PS最近很迷小单车的角色们,已经快疯魔了(。 ́︿ ̀。)

Ghost

这次大概算2511?
Tv不知漫画版中有次大家提到25忘吃药的事,据说吓得Uno三天没睡觉。
于是——
第一夜
Uno几乎是立刻就惊醒了,似乎连房内的空气都透着阴冷。他稍稍动了下,往被窝里缩了缩。
“女人。”
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,不属于13号房的任何一个人。那声音直击他的耳膜,仿佛说话的人正贴在他身后。Uno瞬间就不敢动弹,小心翼翼地放慢呼吸。该不会是闹鬼了吧……
他一边害怕一边催眠自己。大家都睡在一起要吃也肯定先吃Jyugo!或者Rock……他才是睡在最外边的……
然而头皮的疼痛一下子将他扯回现实,他感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被窝里。Uno顿时屏住呼吸,吓得浑身颤抖。
这时忽然又有什么摸上了他的后颈,Uno不敢回头也不敢有所动作,就这样胆战心惊地坚持到了早上。
“哎,Niko?你怎么睡在Uno的被子里?”
第二夜
知道昨晚的“鬼”是Niko后,Uno就察觉到不对。早上的Niko依然是以前萌萌的样子,乖巧可爱。难道昨天晚上是因为自己太累了,幻想出来的恐怖情节吗?自己是在做梦吗?
于是,心有余悸的Uno委婉地请求换位置,并如愿睡到了Jyugo和Rock的中间。这样绝对安全了吧!
可是后半夜,他还是被弄醒了。他的长发可能不小心缠住了脖子,让他感到窒息。Uno困难的呼吸着,迷迷糊糊摸上自己的脖子,可那分明不是头发的触感啊!他立即惊恐地挣扎起来,想要呼喊Rock的名字。
“Ro……”
但有人捂住了他的嘴。脖子上的桎梏也越来越紧,以他的力气居然挣脱不开。
“Uno?”Jyugo的声音简直就像天籁一样,一下子将他从痛苦中解救了出来。“你怎么滚到了我的床铺上啊?我明明只出去了一小会儿……Uno?Uno……你怎么了?”
Uno觉得自己要疯了。他猛地坐起呆在那,看到Rock和Niko两人睡的很熟。
“Uno?”
Jyugo还在叫他,他只能哭丧着脸低声说:“这里好像闹鬼了,Jyugo……”
“哎?!!!!”
于是到了早上大家都知道了这两天Uno神经不安的原因。
第三夜
“这样吧!Uno!”Niko伸出食指提出了一个建议,“大家晚上都不睡了!我们一起越狱怎么样?”
“啊?”Rock和Jyugo愣了一秒就想点头赞同,却马上被Uno驳回了。
“不要啊,我两个晚上没睡好,一点精神都没有……晚上越狱的话肯定很快就会被阿一抓住的啦……”
“那……一起打牌到天亮!”Rock想了想又补充说,“我们可以一直喝咖啡!这样就不想睡觉了吧?”
“我不想喝咖啡!”Niko吐吐舌头。
“那怎么办呢?万一大家都睡着了Uno被鬼抓走了!”Jyugo说着就尖叫起来。“啊啊啊!那该怎么办啊!!”
“要不……”他胡乱喊了几声又回到正常语气,“去跟阿一说吧……”
“对哦对哦!像阿一这样的大猩猩是不会怕鬼的吧!”Niko赞同到。
“但是……今天是星太郎值班……”Rock冷不防冒出一句。
“啊!!!!”Uno哀嚎起来,“鬼会先背走星太郎的对吧!会无视我的对吧!对吧!”
“那我们轮流守夜吧!”Jyugo突然打断他,这立即让Uno感激地哭了出来。
“Jyugo!”他扑过去抱住对方,又埋头蹭了蹭。“你还是有聪明的时候嘛!”
“喂!”Jyugo炸毛道,“我有在慢慢进步的好嘛!”
“是是!”Niko和Rock赶紧过来打圆场。于是大家就愉快地用猜拳决定了顺序,Uno也满怀感激之情准备睡个好觉。
夜晚看上去异常平静,守前两轮的Rock和Jyugo似乎也已经睡熟。耳边只有窗外阵阵的海浪声。Uno渐渐转醒。
“Niko……”Uno撑起双臂从枕头上抬起脑袋,他看到Niko坐在窗边忍不住喊了他一声。可对方没有回应。
“你……该不会是睡着了吧……Niko?”Uno突然感到寒冷,仿佛自己又变成了独自一人。“Niko?Rock……Jyugo!”他加大音量,努力从中寻找勇气。可还是没人回答他,Niko一动不动地坐在窗前,另外两个也丝毫没有反应。他吓得快要发不出声音。
“已经……死了哦……”鬼魅般的声音萦绕在他耳边,“所有人……”
Uno突然间醒了过来,眼前居然是Niko放大的脸。Niko露着尖牙,眼神也不像以往那样,竟满是嗜血的深红。
有什么崩坏了……
“头发……”这个停顿吓得Uno连气都不敢喘。“真是漂亮啊……”他一说完就放开Uno,把他摔在了枕头上。
“Ni……ko?”
“Uno?你醒了吗?”Jyugo的声音再次打破了僵局,“Niko?你累的话就换我吧。”
“……”这个Niko沉默了一会儿才用一种没睡醒的语气回答说:“噢……”
“我说你啊,刚刚是不是睡着了?”Jyugo说。
“啊……哎?我睡着了吗?”
“啊啊啊,你都流口水了!”
“哪有!”
“说好一起照顾Uno的……”
Uno听着他们的对话,瞬间安下心来。明明一切都没变是吗。
#最后到医务室例行检查时才发现Niko上一回忘记吃药了,于是大家恍然大悟闹鬼的真相。
Ps:Niko的第二人格文章很多的样子,希望以后能再次出现~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~


Take a warm Bath(1511)

Tv中有一段25说大家都轮流帮15洗澡,以免他溺水。(我的理解是:大概大家都是轮到了去时刻关注下15…以免他溺水这样子吧……这才是纯洁的想法)
于是——
“Uno!今天轮到你了哦!”Rock挠挠头准备跟着星太郎出去,“Niko我陪着,等你们结束了再来接他好了!”
“结束?他们要干什么吗?”星太郎一脸疑惑,又突然想起什么恍然大悟道,“啊啊啊15号又要越狱!”
“只是接Niko而已嘛!”Niko抱住星太郎的手臂说,“星太郎君我们快走吧!”
“哦……哦哦。”星太郎不再深究,锁上牢门带着两人离开了。
Uno坐在电视机前随意将半干的长发盘在头上,用浴巾简单固定了一下。“Jyugo?Jyugo你好了吗?Jyugo?”他边喊边往浴室走去。“你不会又在浴缸里睡着了吧?Jyugo!”然而没有回应。不好!Uno立即紧张起来,几步就跑到了浴室。果然不出所料,浴缸里早已不见Jyugo的身影,只有小小的气泡表明这又是跟以前一样的情况。Uno赶快趴在浴缸边伸手将Jyugo捞起来,见对方一脸茫然又毫不怜惜地摇晃了他几下。“Jyugo?喂!醒醒!”看到他慢悠悠睁开眼睛Uno才放下心来。“你又在泡澡的时候睡着了!”
“啊——是Uno啊……”Jyugo迷迷糊糊地应道。
“打起精神来啊Jyugo!”Uno又用力晃了晃他,“你是在泡澡,不是在睡觉!”
“可是……泡澡好无聊……”Jyugo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,力图将溺水合理化。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……”
“你啊!每次都霸占浴室这么长时间!还次次都……”
“明明是Uno霸占的时间比较久吧!”Jyugo立即反驳。
“打理我美丽的秀发有什么问题吗!”Uno弹了下Jyugo的脑门,随即惹来Jyugo的反抗。对方猛一拽他的项链,成功让Uno半身摔进了浴缸。
“Jyugo!”Uno尖叫起来,头上的浴巾原本就不牢固,经这么一摔立马就散了。金粉色的长发落入水中,几乎盖住了Jyugo的整个身子。Uno刚想起身,不料手上一滑,这下是真的一头栽了进去。
“Uno!”Jyugo痛呼道,伸手去托他的腰。“你压到我了啦!”Uno的长发落在水里好像一条金粉色的彩带,Jyugo摸索了一会儿才找到对方的腰部,然后他使劲将Uno从水中捞起来。金粉色的长发也跟着他的动作,却湿漉漉地贴在了他的身上,Jyugo觉得脸上有点痒,又仿佛是心脏漏跳了一拍。
“好啦,我的头发白吹啦!”这时Uno嘟嘴说,“吹干它有多辛苦你知道吗!你这个白痴!啊啊啊,连我的衣服我的裤子也湿透了!Jyugo!你来帮我吹头发!”
“哎——”Jyugo哀嚎道,“这简直比大和的训练还要累人!”
“真是的,你赶快擦干了出来!”Uno抱怨着终于从浴缸中挣脱出来。“啊,明明刚换上干净衣服的说……要来不及接Niko了……”
“U……Uno……”Jyugo突然拉住他的头发,疼得Uno又差点栽回水里。
“Jyugo!”他忍不住咆哮,谁知一回头居然看见Jyugo期待的小眼神。
“我……我能帮你梳头吗?”对方小心翼翼地问,不经意间又扯了扯他的发尾。
“疼!疼疼!”Uno快速抓住自己的头发,将Jyugo都拉到了浴缸边缘。“你先放手啦,Jyugo!”
“噢。”
“然后擦干,赶快出来!”说完他便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。
“OK!”Jyugo愉快地回答说,“我给你拿块浴巾哦!”
#最后因为把Uno的头发弄干实在是太麻烦,接Niko的时间又越来越近,Jyugo只能捧着对方的头发一起去了医务室。(笑( ̀⌄ ́)其实Uno的头发不反重力的话肯定长到地上了啦)

Ps:Uno腰真的好细好细啊!!好想摸一摸呢~

王者荣耀—马可波罗/高渐离(斜线无意义)

简介:这只是一场战斗记录,我尽可能把它掰的合理一些(尽量不占tag)

注意:这是个假的马可波罗(捂脸),and本人对王者的高渐离有点迷恋……



菠萝:导演!高渐离跑调了!



马可波罗喜欢射击,这让他热血沸腾,但他却不是个好射手。他参加了生存游戏,并认识了一些有趣的朋友,虽然大家都不敢恭维他的射击水平,可仍旧允许他待在战队,成为小队的狙击手。他们总是玩笑般地称呼他为“马日天”,对此马可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,毕竟十枪里有九枪都打在空气上的是他自己。

这次小队收到了一张比赛邀请函,规定是需要玩家“打扮”一下自己,并且不能使用常规的武器,大概就是cosplay版生存游戏。马可认真地为自己选了套服装,将自己打扮的像是探险家一样,顺便把武器也换成了水枪。其实一开始他对自己的装扮还有些羞涩,但看到场地里满是奇装异服的家伙后,瞬间没有了心理负担。

“菠萝!”这时突然有人喊他,马可一回头便看到两个女孩。

“你们今天是什么装扮?”他打量着她们,对大乔手中的灯笼感到疑惑。

“两姐妹喲!”大乔说着便晃了晃鲤鱼灯笼,“我的武器是这个,小乔的是扇子!”

“你们是来参加演出的吗?”马可刚想逗她们几句就被另一个“东西”吸引了注意。只听大小乔尖叫着:“那是什么!”

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歪着脑袋的狗。“哈士奇?”马可愣了愣,很快就看见了他的主人——一个浑身皮草的家伙。

“阿毛,你这又是扮的哪位?”小乔赶快问。

“当然是草原霸主成吉思汗!”阿毛抬起左手的玩具弓,一旁的小哈也赶紧配合地吼了一声。“这是他的坐骑——狼王!啊哈哈哈!”

“禁止携带宠物入场。”裁判毫无表情地盯了他一会儿,就转身去应付其他玩家了。

“好吧好吧。”阿毛只能悻悻地将小哈弄到场外,他的好友正侯在车边,见他过来马上牵过狗又从车里掏出个玩偶来。“还好老子准备充分!”阿毛开心地同对方击掌,抱着哈士奇玩偶就朝他们跑来。马可突然有种放弃比赛的想法。

“你的基友不来吗?”小乔问。

“他今天有事。”

“可比赛规定不是五人组么?”大乔也紧跟着问道。

真好!马可在心中暗笑了声,却不料阿毛来了句:“可以随机抽个外人做队员……”然后他打断两姐妹即将出口的抱怨又说:“我已经抽好了。”

“谁?”

马可盯着正慢慢挪过来的家伙一脸懵逼。“不会是他吧?”

“是啊!”那人愉悦道,“你们的新队友!”

“你要带着尾巴上场?”大乔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“你演的是条蛇吗?”

“仔细看看我头上的龙角!”他似乎有些不满,“我这是东海龙王好不好!”

“你的武器呢?”小乔永远都抓着重点。

“手臂算不算?”龙王说,“我可以抱住他们,还可以反杀!”

“我觉得我们的队伍无敌了!”阿毛笑道,一巴掌拍在马可的肩膀。“你说呢,马日天!”

我宁愿自己没来……马可无奈地想到。直至上场他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心情。

“抽签决定对战方。”裁判一边说一边将五人领到比赛场地门口,“这是你们的对手。”一个装扮成老头揣着一把戒尺,一个穿的像个变形金刚,一个带着口罩和“义肢”,一个拿着木偶和玩具炮筒,剩下的一个梳着半马尾,背着贝斯。他长的可真好看,马可心想,不过他的武器难道是贝斯吗?

“现在上场的是红方的欢乐送分队!美丽又可爱的姐妹花大乔小乔,灯笼与扇子是她们力量的源泉!与狼王共同战斗的成吉思汗,他的弓箭让任何人闻风丧胆!伟大的探险家马可波罗,他的水枪能击穿一切障碍!还有一位自称东海龙王,他的本领或许会让所有人震惊!”裁判说。

“这个裁判什么意思!什么叫做或许!”龙王一脸不满,马可已经在捂脸了,这中二满满的开场白是怎么回事,感觉自己好想死。

“他们对阵的是哪个队伍呢!蓝方是皇家护卫队!”裁判欠揍的声音再次响起,“第一位出场的是老夫子,谁能逃过他的戒尺呢!然后是身怀绝技的墨子!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兰陵王!拥有超长射程的狙击手鲁班!还有带给我们金属狂潮的乐师高渐离!”

“哪个队伍能够获胜,请大家拭目以待!他们将要进行的是塔防游戏!夺下敌军的塔,以及他们的高地水晶球,才算胜利。那么!比赛开始吧!”

“怎么玩?”马可忍不住问阿毛,“你跟我一样是狙击手的定位吧?”

“反正先别轻举妄动。”对方回答说,“等我们摸清他们真正的技能再作打算。”

“对,先一人一条路,守住自己的塔。”小乔也接话说,“别让他们拔掉你那的旗子!”

“这次规则中死掉的战友还会再次复活,所以我们得换换以往的策略。”大乔也分析起来,“必须打掉徽章才算牺牲,所以我们得想办法攻击他们的徽章才行。”

“很好,先分散吧。”龙王扭着尾巴离开了基地。

“我跟大乔站一路!”马可赶紧拉着大乔往下路走。

“别弄丢你们的对讲机!”阿毛说,“我要和我的狼王去巡逻,希望他们不会一开局就偷偷跑到我们这边来。”

“那我去中路。”小乔说,“让龙王走上路好了。”

“合理的安排。”马可应了声。

开战没多久,上路就受到了威胁。龙王报告说对方的三个人都围在他那,想要拔掉上路的旗子。于是大家赶紧去支援。

等马可赶到的时候我方已经牺牲了一个队友,而对方的乐师正在逃命。

“追他!”队友呼唤道,马可立刻追了上去。

然后意外的,他的水枪正中对方的徽章。怎么会有人把徽章戴在背后!

“恭喜你拿下一分!”小乔愉悦道。

第一波团战结束后大家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,没过多久两位牺牲的玩家都复活了,他们队的阿毛又开始在野区巡逻起来。马可蹲在下路,大乔在他身后发着呆。这时,他看见不远处的一个身影。

“大乔,好像有人来了。”他低声道。

“我就看见了一个人。”大乔在身后说,“不要紧吧?需要喊支援?”

马可仔细观察了下四周,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之处,于是他回答道:“不用了,我们能守住。”

他刚说完,对面的家伙就从草丛中跳了出来,似乎有意要跟他们战斗。是那个扮成老头的家伙!老夫子!马可心想,我跟大乔两个人就能搞定他。于是他想都没想就冲了上去。发挥自己用处的时刻到了,马可!这是你为团队再拿一分的好机会呀!谁知对方突然冲过来抱住了他。

“喂,你干嘛!”马可挣扎起来,“主办方说了不可肢体接触!”

“特殊角色。”老夫子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个东西来,“我的能力就是这样。”他眼疾手快地往马可脖子上套了个链子。

“狗链!”马可奔溃地大喊道,“这算是什么play!”

“我抓住他了!”老夫子顿时喊道,“高渐离,该你上场了!”

只见那个乐师突然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,马可瞥了眼躲在一旁发怔的大乔,认命地说:“赶快击中我的徽章吧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高渐离说着竟摆好架势在他面前弹起琴唱起了歌来。



后续——大概就是高渐离蹲马可蹲马可蹲马可,开大正面上马可这样的结局。

#这是我买过最假的英雄之一……

真是每一集都要把右键按坏一次(糖哥嘴炮段剪错了一句,请无视)

哎哟糖哥这个腰这个臀~~~~~